《数码宝贝》20周年剧场版:不及格!4千字详细解释糟糕之处

/2020-10-31/
原标题:《数码宝贝》20周年剧场版:不及格!4千字详细解释糟糕之处从年初到年末,整整9个多月,我从未曾间断过对《数码宝贝》20周年剧场版的期待,也曾无数次的吹捧... ...

原标题:《数码宝贝》20周年剧场版:不及格!4千字详细解释糟糕之处

从年初到年末,整整9个多月,我从未曾间断过对《数码宝贝》20周年剧场版的期待,也曾无数次的吹捧它的品质。

我曾说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动画,《灌篮》《龙珠》肯定是经典,但它们在90后萌生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之前就已盖棺封神---

《数码宝贝》不同,这部作品的连载恰巧在我们三观养成的阶段,而制作人赋予的勇气、友情、爱心、知识、纯真、诚实、光明、以及希望这八枚徽章也正是人性中可宝贵的品质,而有追看过的小伙伴也无不被八位被选中孩子的冒险精神所感染---

我曾很多很多次说过,《数码宝贝》20周年剧场不可能票房和口碑惨淡。

因为制作人本身就手持一副好牌,只要适宜的丢出王炸(如和田光司的《Butter-fly》)即可让观众泪如雨下。

01

这就是“最后一部剧场版”?

冲着10月30日凌晨的首映场我去品尝了这部理应情怀爆炸的作品。

是的,初代和二代被选中的孩子以及数码宝贝都登场了,而最让粉丝激动的新进化体也如约而至。

不仅如此,制作人还将剧情从烂俗的热血番目中拔高了开来,他让反派小姐姐实施一场如同《黑客帝国》中AI对人类实施的阴谋诡计。

只不过她是出于大义和使命,用一种母爱的方式让所有被选中的孩子和数码宝贝都能永久的相处在一起(将他们的意识从实体抽离,并永久保存在网络空间)---

为什么说她是大义?因为制作人给20周年剧场版披挂上了残忍的内核,当被选中的孩子长大后,数码宝贝就不得不和他们分离。

反派小姐姐在早年前就承受过这种刮骨的痛,也曾试过因为殚精竭虑寻找却不得,备受绝望的缠绕。

于是她动用所有知识储备,以闪蝶兽的残余数据创造了强大的厄俄斯兽,并通过极权的方式将全世界的被选中孩子都带到网络当中,将幸福永恒定格在和数码宝贝相处的那一瞬间---

当然,在剧情末尾象征正义的小伙伴们也运用全新力量击败了厄俄斯兽,而此刻的太一和大和也完成了情感上的成长,安然的送别了数码宝贝,以及怀抱希望和喜悦投入到人生的另一趟旅程当中---

一边是伤感的离别以及百用不烂的成长戏码,另一边则是内涵剧情的加持,这样的《数码宝贝》剧场版难道还不应该为动漫迷们所赞叹吗?

如果你们评判的标准来源于豆瓣,那7.8的评价显然也道出了20周年剧场版的不俗---

但如果你们肯坦诚对待这部日漫,不被过多的情怀冲昏脑袋,那就自然会发现它的内核根本经不起推敲,而所谓的情怀也根本没有把握到位。

说白了,它绝对没有资格成为《数码宝贝》“最后一部剧场版”。

接下来内容,我将剖开它的表层,让你们看看它内里是何其的敷衍和刻奇---

02

经不起推敲和细思极恐的核心设定

正如前文所说,“离别”是这部剧场版的最大卖点,也唯有让数码宝贝和被选中孩子分开才能让观众感受极致的虐心。

于是太一和大和都纷纷在迈入社会的前夕在暴龙机上亮起了“离别倒计时”,而接下来的每分每秒都让他们难舍难离---

但请注意,凭什么就得是太一和大和率先承受这份苦痛?为什么早已拥有成功事业(已经是真正的社会人)的美美和光子郎直到剧末都未曾遭受分离倒计时的折磨?

要知道反派女主就是因为智商太高被破格录取进大学,从而在年仅14岁的时候就不得不与闪蝶兽分离啊。

不仅如此,对于离别的原因也更是莫名其妙---当无限可能性消失之后!

一言以蔽之,只有小孩才配有无限可能性,而当一个人逐渐老大,他的可想象空间便会逐渐缩窄,直到步入社会的那一刻就会破碎殆尽。

有道理吗?

当我在电影院听到这番解释的时候我可真的笑出了猪声,我不知道导演和编剧究竟是在哪个地摊文学借鉴的观点,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将“不切实际的妄想”“可能性”等价起来了---

小孩确实会说出今天想做飞行员,明天就会换作科学家的话,但拜托这不是“可能性”好不好,成为行业牛人难道就不需要日复一日的锻炼吗?

信口雌黄一句我想做,或者说目前没有任何确定的职业规划就相当于你能拥抱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这只是妄想,而且理性的说,你已经掌握了一技之长以及拥有十多年的学业积累,难道还会比小学生难以去适应另一新行业吗?

埃隆马斯克在2000年前后打造了PayPal,然后在2002年成立了spacex,接着在04年创办特斯拉,而后最近又沸沸扬扬的搞起了星链计划,对他这样的社会人来说也可以称作没有可能性?谁又能断言智商高超的反派小姐姐不能成为下一个马斯克?

把不切实际的妄想当做可能性,就是《数码宝贝》20周年剧场版的第一刻奇之处---

但还没完,真正可怕的是这层内涵---物化数码宝贝!

正如前文所说“离别”是一种百用不烂的泪水收割机,而它也往往会和“成长”如影随形。

比方说《寻梦环游记》里的米格,他所爱之物当属音乐,而在剧末他为了让家人幸福且自由的生活,于是毅然决然的选择放弃音乐。

这段剧情刻画米格和音乐的别离,而这场别离也印证主人公的思想成长,是一种从小我到大我的体现。

至于《玩具总动员4》的最后,胡迪选择离开人类主人转而与牧羊女在街头流浪的行为,也同样离不开成长,并且能给观众带来满满的喜悦之情---

但类似的事情放到《数码宝贝》就不是味道了。

需要注意,被选中孩子和数码宝贝之间可不是简单的分离,而是数码宝贝直接走向湮灭的宿命---

“放弃”“死亡”的最大不同在于,前者往往带来的是伤感,而后者则应该是丧和绝望。

所谓的挥挥衣袖和同路人道别,之所以能够处之坦然,那都是因为知道对方离开后还存在开始另一趟新旅程的机会。

但必定导向死亡的数码宝贝呢?被选中的孩子们果真还能用一句又一句的鸡汤式话语(什么永不放弃,什么一起直面未来等等)来让自己安心的和数码宝贝永别吗?

再进一步说,这种选择用加速数码宝贝死亡来拯救全世界被选中孩子的方式,难道不就是所谓的“电车难题”的翻版吗?

难题之所以称作难题,归根结底甭管怎么选都逃不过道德的审判。

所以影视作品常用的套路是“将选择权交给当事人,而主人公则在焦灼中打破电车之局,还所有人以自由”

经典的例子当属《蝙蝠侠:黑暗骑士》,甭管面对小丑的何等刺激,蝙蝠侠都坚决不去做二选一,而是坚持夺取炸弹遥控器。

今年暑假上映的《妙先生》也是如此,哪怕面对的是陌生人,丁果都坚持在彼岸花宿主自愿了结性命的时候摘取花朵,而摘花的目的就是为了进入秘密之地并予以“杀好人救坏人”的世界观一记绝杀---

但《数码宝贝》的设定显然是不可理喻的。

太一和大和在看到倒计时开始的时候确实也曾表现出悲伤,但随后的一连串交互我能感受到的也只是恰如“情侣在毕业离别前”的伤感和哭泣。

更有意思的是,太一在前一刻可以在家里和亚古兽坚定的说出“永远在一起”,而后一刻则在听到被选中孩子被反派逮捕后,毅然决然的道出“我们不能对失去意识的伙伴置之不理,必须有人挺身而出”这样的振奋说辞---

拜托,你们有把数码宝贝当作具有自由意志的独立生命体吗?

哪怕亚古兽和加布兽是自愿的,但太一你作为多年的陪伴者,已经成为了如同哥哥或父亲般的角色,你可真能将数码宝贝的生命等价于自己的藏品或偏好吗?

放下自己的喜好之物是可以理直气壮的,也有着走出舒适区的寓意。

但换作加速自己孩子的生命消耗,那不好意思,“说教”的权力永远不在太一你身上,而所谓的成长也只是在传递“人类伙伴的价值是必须大于数码宝贝性命”的扭曲价值理念而已(类似《寻梦环游记》中米格明白家人的价值比音乐要高)。

“迟早要死的数码宝贝”“能长久相伴的被选中孩子们”究竟谁价值更高?敢将这样的问题摆上台面讨论,并且明确给出对后者的偏好,我只能说这群制作人相当功利和可怕呢。

从一年前的宣发开始,20周年剧场版就一直强调“离别”的命题,而在正式上映后也能看到从剧初到剧末从未间断过对此命题的强调。

“强调”顶多也只能模糊大众的刻奇观感(让他们错认为这只是一场稀松平常的人生旅途上的别离),但“加速死亡”的本质是摆脱不掉的,太一等人将数码宝贝物化成喜好之物的行为也是难辞其咎的,而这也是整部作品让我深觉别扭的原因所在。

除此之外,站在扭曲的价值基础上,反派女主最后的洗白也不具备任何说服力---

是的,她强迫所有被选中孩子和数码兽永远定格在网络世界会有点儿极权,但霸蛮和疯狂就对了,这才是将一个个具有鲜活生命的数码兽当做伙伴来看待的表现,而她的作恶动机也是立得住的:我不想类似的惨痛别离再于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发生!

但最后的洗白却有点儿莫名其妙,太一和大和根本就没有找到有效的挽留数码兽的方法,相反他们只是变得可以不过分眷恋数码兽的生命,能够坚定的着眼未来了----

但拜托,一种心安理得的加速数码兽死亡的思想凭什么称作醍醐灌顶的价值洞见呢?

更合理的安排不应该是:太一坚持能够找到挽救数码宝贝的希望,而在反派小姐姐看来这只是妄想,于是后者坚定实行自己的极权计划,但最后太一通过永不言弃的精神以及可以改变数码兽消失悲剧的希望来将小姐姐从歧途带回正道吧?

但正片只是让太一和大和呐喊出“选择什么不重要,但要坚定自己选择的未来,永不放弃”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鸡汤(反派小姐姐的极权计划就不算选择和坚定吗?),以及用新进化体的强烈一击就将她洗白。

这想表达什么?是谁的拳头硬就该听谁吗?那这和反派小姐姐的极权又有何区别?

还有太一和大和的那句“改变不了宿命,那就改变命运”又是闹哪样?文字游戏有那么过瘾吗?

03

它不是一部及格的《数码宝贝》剧场版

通过上述内容可以知道,“离别”这一本身极具泪点的命题却因为制作人的“敷衍”而变成贯穿整剧的致命槽点。

他们敷衍了数码兽离别时间的准确定义,也没有给出足够的“何为可能性”的解释,而主角们的成长也在“加速死亡”的剧情设定之下变得无比别扭,至于最后的洗白也毫无说服力,饶有为洗白而洗白的嫌疑---

当然,制作人的敷衍也同样体现在“情怀打磨”的维度。初代和二代主角以及数码兽,乃至那辆承载着飞帽杀记忆的电车以及和田光司版本的《Butter-fly》通通都登场了。

但拜托,除了两位男主之外,你就不能给其他小伙伴再多一点的战斗光环吗?来个帝皇龙甲兽什么的应该也不难吧?

至于电车和《Butter-fly》就更是敷衍,这两个核弹级别的情怀因素,居然只有片刻的出场机会,你难道就不能在最后制造一场网络坍塌危机,然后让被选中孩子们乘上电车,并在《butter-fly》的伴随下逃出生天吗?

这是多么明摆且有效的情怀致敬啊,就不能让我们这群骨灰粉带着泪眼离开电影院吗?

哎......想要的情怀点基本都是敷衍带过的,而我原以为的能够给故事加分的“离别”设定却又是何等的经不起推敲和细思极恐的。

这样的《数码宝贝》剧场版何德何能自称“最后的进化”

它又有何资格在初代重启前(日本在2月上线,然后4月推出重启版),给过去20年的旅程画上完满的句号呢?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