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中华辞赋》创办人袁志敏

/2020-09-22/
原标题:记《中华辞赋》创办人袁志敏2000年,血气方刚的袁志敏从江汉油田走出。他离开国企,南下创业,在深圳办起文化公司,拍宣传片,拍广告,生意挺兴隆。不久,他买... ...

原标题:记《中华辞赋》创办人袁志敏

2000年,血气方刚的袁志敏从江汉油田走出。他离开国企,南下创业,在深圳办起文化公司,拍宣传片,拍广告,生意挺兴隆。不久,他买了海景房,有了自己的小天地。

然而,袁志敏打乱了自己的常规思维。他却这样想,生意继续做下去又能怎样,赚几个钱又能怎样。三年后,2003年,他决定北上,进京筑梦。什么梦?石油文化梦!

袁志敏是一位“油二代”。他父亲是王进喜年代的石油工人,参加过玉门、大庆、江汉三大油田大会战。在那燃烧的岁月,舍家为国是石油工人的本色。这一红色基因,遗传给了袁志敏。他在江汉油田从事宣传工作多年,所见所闻石油工人为祖国献石油的可歌可泣故事太多。一直以来,他从感动走向使命——立志完成反映石油工人战天斗地事迹的30集纪实宣传片。

袁志敏为了广泛收集石油文化的资料,他从大西北到东北,从黄河到长江,餐风饮露,爬山涉水,奔赴各大油田,寻根石油文化。这期间,拜会了许多学者、大家,结识了不少有文化造诣的师友。让袁志敏没想到的是,不约而同反映,还没有一份专门刊物发表辞赋。“国粹辞赋文化在全国还没有一个平台,再不抢救就失传了。”这句话顿时让袁志敏产生一种莫名的责任感。

辞赋是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学形式,源于春秋,盛于汉唐,与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比肩。共同组成中华民族文化主体。这一文体,承载了历史上许多的名篇佳作。在当今的文化兴国之路上,也应该有反映新时代的辞赋作品。辞赋平台的空白,让袁志敏萌生了创办一份辞赋杂志的使命感。

带着创办辞赋杂志的想法,袁志敏拜访了一些老领导和专家。比如文化部原副部长刘忠德,比如《半月谈》杂志原总编、新华社原副总编辑闵凡路。无不一致赞扬和支持。

一切就绪后,袁志敏以自己的两家公司作经济后盾,一份《中华辞赋》杂志,用的香港书号,于2007年5月创办问世了。虽然是一份不能公开发行的杂志,对辞赋学者和爱好者来说,他们视为珍宝。著名红学大师周汝昌老先生手捧《中华辞赋》,万分感慨说:上世纪,我和几位辞赋先生就有过行动,要办一份辞赋杂志,并奔走于上下政府之间,但未果。

《中华辞赋》伊始,文化部原副部长刘忠德首任编委会主任,闵凡路先生任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由于辞赋专业性很强,袁志敏并不参与创作,他担任出品人、副社长。

《中华辞赋》內部创刊后,由于编辑阵容强大,工作人员敬业,刊风端正,质量之高,编排之美,受到的读者反馈是良好的。

2010年夏,河北农村一位叫平章鸿的老人,坐车500多里来到编辑部说,他是古文化的收藏者和爱好者。他偶得一本《中华辞赋》,十分惊喜,一页页读,一篇篇读,边读边作记号。他专程来到编辑部,打开那本他读过的《中华辞赋》,实话实说,既赞扬,也发表看法。这年代,好的刊物还是不缺忠实读者的。2012年元旦,袁志敏专程去农村看望平章鸿老人,给他送去了各期《中华辞赋》,也是代表编辑部上门答谢读者和虚心听取读者意见。

由于网络时代对纸刊的冲击,加上《中华辞赋》的专业性极强,更主要是《中华辞赋》没有国家正式刊号,不能进入发行渠道,所以,尽管《中华辞赋》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但经济效益可以说是负数。

《中华辞赋》编辑部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切按正规机构实行人员开支,办公费用,场地租金,一样不少。在9年间,袁志敏是把他的两个公司赚的钱全部拿来办刊,共计投入了2000余万元。再往后走,公司的钱也不够了。他没有多想,把他在深310S不锈钢板圳买的海景房也一并卖掉。他,一位生意做得不错的成功企业家,成了“上无一片瓦,下无一寸土”的住出租屋老板。

日子久了,压力愈来愈大。让袁志敏压力更大的是看到当年一起创办《中华辞赋》的好友,有的失去信心,离开了编辑部。刚强的袁志敏,此时深深陷入进退两难之境。

关键时刻,姜还是老的辣。没错。闵凡路在为袁志敏紧紧把握住《中华辞赋》的舵。

闵凡路。新闻泰斗。《半月谈》创刊元老,总编辑。新华社原副总编辑。《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现任《中华辞赋》总编辑。辞赋代表作有《中国改革开放赋》。

这一天,闵老对袁志敏说,让他看他刚写的一帧书法习字。打开之后,苍劲的笔力写道:“路在脚下 事在人为 敢与强者争高下 不信东风唤不回”。困惑中的袁志敏,眼前一亮,心潮倾刻澎湃。他清醒了许多。

困境中,有人拜求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书法家沈鹏老前辈为袁志敏挥毫鼓励。沈老立即写了。袁志敏感激万分,拿出20万元润笔费,沈老谢绝说,把这钱用到《中华辞赋》去吧。

应该是鉴于辞赋文化的历史意义和社会价值,天大的好消息来了:

2013年12月,国家新闻广电总局给《中华辞赋》批准了正式刊号,列为中国作协主管,作家出版集团主办,原班人马编辑。和《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等刊同级,国家一级刊物。《中华辞赋》,终于修成正果。与兄弟刊物不同的是,《中华辞赋》没用国家一分钱。

《中华辞赋》有了刊号,成为国家一级刊物后,袁志敏首先想到的是把这喜讯早点告河北农村那位让人尊敬的热心读者平章鸿老人。当他驱车来到老人家中时,家人告诉说,老人走了。袁志敏来到老人坟前三拜之后,把有了刊号的《中华辞赋》烧成灰烬寄往天堂,希望老人在天堂同乐。

2017年1月8日, 《中华辞赋》正式创刊三周年大会隆重举行。高朋满座,前辈多多。国务院原副总理马凯发来祝贺说:《中华辞赋》所作的贡献令人感佩。我们的民族多么需要多一点把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当作事业并不懈为之奋斗的人啊!

还有贺诗一首:

六载蓄芳莫谓迟,三秋竞放俏一枝。

花香自有群蜂聚,草碧任凭万马驰。

笔底沧桑收古赋,人间忧乐化新辞。

通灵钟吕呼和鼓,共为中华圆梦时。

七律 贺《中华辞赋》创刊三周年

二O一七年元旦 马 凯

《中华辞赋》是一份冷门杂志,可是它的故事成了热门:这年代,有几家文学杂志靠自然来稿办刊,不发关系稿?有几家文学杂志不搞创收的文学活动?经费困难却不刊登一则商业广告?哪一家国字号杂志从不花国家一分钱?《中华辞赋》全都做到了。

更让袁志敏和《中华辞赋》团队自豪的是他们的两件辞赋作品:一篇《世界和平赋》,由神州10号飞船载入了太空;一篇《为人民服务赋》,挂进了中南海国务院大厅。

无论《中华辞赋》何去何从,它的品质,它的灵魂,它的成果,它的口碑,谁也掠夺不了!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